人物簡介
胡興中先生簡介
胡興中001.jpg引  言
作為“台商二代”,胡興中承繼了父親的仁厚與雄心,同時創出了一片更開闊的天地;作為在上海創業的台商領頭人,他極重情意,素有俠骨熱腸,提攜同胞不遺餘力。他生長在臺灣,卻是聽著宜興的故事,吃著母親做的宜興菜長大,他對宜興有股子發自內心的愛。他一次次率台企“掌門人”參加宜興秋洽會,一次次組織宜興籍台商為故土發展出謀劃策。他甚至為母親在團氿邊買了房子……在他和他父親身上,你能感受到宜興籍台商的風範。

 

59歲的胡興中身上掛著一串頭銜:臺灣台南市電聲廣播電臺董事長、上海雅薇時尚精品酒店董事長、上海新飛虹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……但他平時並不大多說自己的事業。在他看來,他的成功很大一部分歸功於自己的父親胡振庸。胡振庸是宜興和橋人,曾先後創辦過在臺灣舉足輕重的多家傳媒機構……胡興中笑說自己:“我就是所謂的好命人,基礎比別人好多了。”在胡興中小時候,臺灣經濟還相當落後,生活水準極低。即便是他父親結交的一些政商界人士也大多不富裕,但是他家一直雇有保姆,餐桌上天天都有魚有肉,還能吃到很稀缺的水果。
胡興中父母雖寵愛他,對他的品行卻要求極嚴。父親經常把年幼的胡興中抱在腿上,告訴他:“誠以待人,做好人;誠心做事,做好事、“跌倒了,就爬起來”、“不要太計較得失”……即便是後來,他父親在病重彌留之際,也不忘教他待人處事的道理。在胡興中記憶中,經常看不到父親的身影,胡振庸卻無疑是對他影響最為深遠的人。
胡興中的母親,非常樂善好施,經常請家境貧寒的人到家裡吃飯,在別人危難的時刻也總會幫一把。“周處除三害”的故事就是母親跟他講的。胡興中小名“憨憨”,從小“塊頭”就大,頗有俠義情結,看到有人欺負弱小,他一準上去打抱不平。他笑說自己說不定就是周處轉世呢。父親對他的學業也沒有太過苛求。
雖然出身書香門第,胡興中對學校教育一直“適應不良”,考大學的時候,他甚至加入“拒絕聯考(即臺灣高考)小子”。
高中畢業後,胡興中去服兵役,曾經在軍中頗有威名的父親胡振庸,把他送到了最嚴厲的“士官隊”。
其他人第一次進軍營,是走進去的,但在“士官隊”那兒,必須匍匐著“爬”進去。在兵營中的第一個禮拜,除了香蕉他愣是什麼都吃不下。他打電話回家抱怨,但並沒有得到安慰,他只能在“士官隊”待下去。剛開始,胡興中對軍營裡的訓練,總是敷衍了事。有一個排長實在看不下去,整整訓誡了他四十分鐘。他不但沒惱,反倒激起了與生俱來的那股子血性。他向排長認認真真敬了個禮,鄭重承諾:“請你別說我了,我今後會表現給你看的。”從那一天起,胡興中變了,別人能吃的苦他就一定要能吃,別人能做好的事情,他也一定要能做好,退伍時他得到了嘉獎。胡興中回憶起這件事時笑說:這還得感謝“周處”的影響,讓他懂得勇於改過才是真正的勇氣。
胡興中要求自己的兩個兒子,自初中起必須當服務生賺取零用錢。因為當年他的父母也是這樣要求他的,當年他給人送過報紙,幫人搬過物件……

從”台商二代”到領軍人物
縱觀胡興中的創業之路,不難發現,他早就有了超越父輩的雄心。在服兵役前,胡興中曾經想到國外鍍一層金,然後接掌父親創辦的電聲電臺。退伍後,父親給他兩個選擇,一是如他所願的去英國學習,二是到基層鍛煉。胡興中毫不猶豫地選了後者,他先從機械廠的銑工做起,和別人一樣搬貨、跑腿,再進入輪船公司學習做人做事。兩年後,胡興中去了父親同行好友李元華那實習,從最基層的節目科開始。除了本職工作,胡興中得到李元華董事長的“小灶”教育,學到了管理方面的知識。這時的胡興中,完全是以學習者的姿態,苦心歷練自己。凡成大事者必作於細,有一件小事能看出他的風格——李元華的電臺已有二三十年歷史,辦公室牆壁非常老舊。李元華非常務實節儉,對此並不在意。胡興中買來了油漆,挽起袖管刷起牆來,每晚刷一面,等李元華出差回來,電臺已是裡裡外外煥然一新。胡興中26歲的時候,父親的身體漸漸不好。他“臨危受命”回到電聲電臺,接任台長一職,成了“最年輕的台長”,並讓危機中的電聲電臺走上正軌。胡興中並不滿足于守業,和前妻劉安文很快進軍廣告業,分類廣告進入全臺灣前三名。
上世紀90年代初,胡興中開始進軍大陸市場。他站在上海外灘,回望黃浦江邊的萬國建築博覽會,感慨萬分:早在50年前上海已初具現代化都市的雛形,而臺灣用了四五十年時間才有了現在這個水準,按上海的發展速度,頂多再用10年就能成為世界最先進的大都市,作為一名中國人不能不為之驕傲。1998(民國87年),由胡興中投資的飛虹俱樂部正式開張,成為當時上海普陀區最大的娛樂項目。一場SARS卻給了俱樂部致命的打擊,每月都要虧損上百萬。胡興中並沒有氣餒,2005(民國94年)重新建立了新的企業——上海新飛虹實業有限公司,投資建設了金沙商務廣場和上海雅薇時尚酒店,重新出發……胡興中做事極重效率。他說:我一旦決定去做什麼事,好,我們就去做。
胡興中的朋友五湖四海都有。他每天的電話也沒有停歇的時候。臺灣朋友會詢問公司選哪個位置比較合適,臺灣的律法和大陸有何不同,甚至連家裡的孩子上學該注意些什麼都會來找他,以至於他經常要忙到半夜。經常有素不相識的臺灣來客輾轉找到他,他就安排並親自陪同他們旅遊、住宿。為此他甚至有過一天跑兩趟杭州的經歷。這樣的人,想不成功都難。他的辦公室裡開設了一間茶室,幾乎天天都有朋友來坐坐。要是誰覺得他的茶葉不錯,他就會說:我送你一盒,是我從臺灣選來的;要是看中他的保健品,他會說:這保健品我也在吃,你可以嘗嘗,這家公司就在附近,他們還有最新引進的設備,坐椅子上戴上耳機就可以進行全身體檢,你要是有興趣,我帶你去瞧瞧。朋友笑他,你可以去做台商企業的推銷員了。6年前他當上了上海市臺灣同胞投資企業協會的常務副會長,但早在這之前,他就是義務“推銷員”。胡興中交友廣泛,你需要推廣什麼產品,他需要引進什麼產品,他都瞭若指掌,一來二去真的幫好些企業牽了線。宜興一年一度的秋洽會,他就帶著120位上海台商參加過好幾回。

一定要成全母親的思鄉之情
他的父親胡振庸人生的最後三年是在病床上度過的,胡興中無法忘懷,當時心臟衰竭的父親注視著他的目光仍帶著往日的溫情。胡興中說:“那時候,父親只能吃那種調和出來的‘太空食品’,水都不能喝了,只可以用棉簽蘸點水給他潤潤唇,人也越來越消瘦,到最後只有三十多公斤了。我經常偷偷背著人哭!”
在父親面前,他永遠表現出堅強的一面。三年,一千多個日子,每天晚上8點到10點,兩個小時,是雷打不動的父子交流時間。他陪著父親看新聞,論時事,念報紙……他還跟看護學著每天晚上為父親按摩。那時候他已經從父親手裡接過了電聲電臺的台長一職,這位“最年輕的台長”背後,是數倍於他人的努力,忙得從來沒有一天的假期。但再忙,他也要保證“晚上7點半必須回家”,其餘的事半夜再來辦。
待父親如此,待母親亦如是。1989(民國78年),他曾帶母親回鄉訪親。他母親繞著團氿走了一圈後說道:“你知道嗎?我小時候就在這氿邊上長大的,在臺灣幾十年,我最忘不了的就是這氿裡的水……這是我心中最美的地方。”她甚至興奮地說了很多氿邊趣事。胡興中一定要成全母親的思鄉之情!在水岸豪庭開盤的時候,他特意趕到宜興,站在11樓的窗臺前,他半蹲下身子,模擬著躺在躺椅上的視覺高度,望著團氿的美景,他打電話給母親:“媽媽,我在你從小長大的團氿邊上呢!我買了一套氿邊上的房子,您老人家坐在窗邊,就可以看到你最喜歡的氿邊風光!”然而,他的母親一直因為身體等原因,未能成行。母親故去後,胡興中怕觸景傷情,幾次回宜興,他都沒敢回水岸豪庭去看一眼,他想把房子賣掉,但最終還是保留了下來。

他對宜興有天然的親切感
1954(民國43年),胡興中出生在臺灣,此後也一直在臺灣生活。但胡興中對內地、對家鄉宜興一直有著天然的親切感。自1989(民國78年)他第一次回宜興探親後,他每年都要回宜興兩三回,平日更以宜興人自居,關注著宜興的發展、變化,並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上海成立了宜興人聯誼會,其中不乏知名人士和企業家。2012(民國101年) 10月8日,上海雅薇時尚酒店,一場小型的在滬宜興同鄉會正在舉行,他們正在對宜興將來的發展之路進行探討。上海青年管理幹部學院黨委書記、常務副院長褚敏說,宜興與上海只有2小時左右的車程,與上海的接軌應該加強;宜興籍留美博士、星巴克企業中國及亞太區副總裁馬勝學覺得,宜興食品深加工很有發展潛力;臺灣遠東集團大陸首席代表吳大中認為:宜興風景優美、文化氛圍濃,正是大力發展旅遊業的大好之地,宜興可以學臺灣,大力發展農家樂,開發民宿……組織這次會議的便是胡興中。像這樣的小型的宜興同鄉會,他曾經發起過許多次,他相信,只要去做總會對宜興的發展產生有益的影響。他甚至打算把故鄉美食也搬到自己的酒店,他熱心地從每一個遇到的宜興人那兒“套”取宜興菜的菜譜,他將母親給他做過的肝腸結和肚肺湯的做法描述出來,讓揚州大廚複製,竟把他搞得暈頭轉向……有一次,他帶著遠道而來的朋友在外灘玩,忽然聽到幾個老太太用方言聊天,他起初並沒有在意,但越聽越耳熟,這是宜興話啊。他上去問:“你們是不是宜興人啊?胡興中002.png咱們是老鄉。”他愣是把好朋友撇在了一邊,與幾個陌生老太太聊了許久……和胡興中一樣,他的兩個兒子也是長大後才回過宜興,但他們也是聽著宜興的故事長大。胡興中經常跟他們說,宜興是我們的根,我們或許只看到了樹的枝繁葉茂,但永遠別忘了——是根成就了樹。樹大根深,故土是根,一個人骨子裡的性情也是他的根。(來源:宜興日報)天南地北宜興人:仁者雄心記上海市台協常務副會長胡興中   2019(民國108年) 7月16日
胡興中先生目前是本會的常務理事,也是電聲電台董事長,對父親曾經付出半生辛勞參與籌建主導會務28年的本會,『中國無線電協進會』仍然一秉初衷大力支持,出錢出力,雖然受疫情影響無法回台仍然十分關心本會。